請先綁定手機號

位置:首頁 >原鄉

資陽人的風骨(上)

在中國西南,成都和重慶兩大都市中心點上,有資陽市這么一個地方。這里淺丘起伏、綠樹掩映,土地肥沃、物產豐饒,歷史悠久、人文厚重。古東大路途經資陽連通成渝雙城;成渝鐵路、成渝客專、遂資眉高速、成資渝高速等穿錯其間;沱江如一條挺立的龍骨自北而南蜿蜒流過,九曲河、花溪河、陽化河、蒙溪河如人體血管,串聯山水間……資陽并不顯赫,但可愛,她是蜀人的精神原鄉,一個大雁棲息的地方。

沱江出金堂峽,而變奔騰激越為舒緩流淌,流經資陽,水天一色,明凈如鏡,在白沙壩挽了一個大洄灣南下而去,在方晶巖與資中交界,已是資陽海拔最低處。全域境內,山巒如未發酵的饅頭,低矮干癟,最高峰不過600米。受此影響,從古到今,原生土長及遷徙移居至此的資陽人,聚合一起,最終形成資陽人特有的精神品質與風骨品性。

柔性資陽人

也許,如今的資陽人們心目中都會有這樣一個極其相似而又各不相同的剪影:

35000年前的某一個春天或夏天的早晨,資陽天臺山上一個山洞里,一個50來歲的母親給兒子或女兒縫完獸皮衣服,然后對孩子們說:“我到河邊去看看能不能捉到一條魚,拿回來給你們‘打牙祭’?!边@位母親不諳水性,但求魚心切,越走越遠,一個大浪從背后打來,將母親那并不偉岸的身軀轟然推下,生命年輪由此定格,歲月溶化了母親的身軀,獨留下了她那智慧的大腦。三萬多個春夏秋冬,這位堅強母親的頭顱越來越堅硬,不屈地見證著人間無私的母愛,使本來溫馴的沱江平添幾分慈母般的柔性,成為千秋萬代資陽人真正的母親河——一條埋葬過母親、由母親的血水化成的河。

堅強母親的頭顱成了化石,專家為其命名“資陽人”,如今的資陽人們稱之為“資陽人的老祖母”。

自秦滅巴蜀、張儀率“秦民移萬家于蜀”以來,三國兩晉,五代十國,蒙古南征,張獻忠屠蜀,身處“天下未亂蜀先亂”的川中資陽,飽受政治的裹挾,天災兵燹。在歷次的動蕩面前,最受折磨者莫過于女性。從“老祖母”骨血里承續下來的母愛DNA,使得資陽女性如蒲葦一般柔韌,在這棱角分明的世界里,以柔克剛。

在王褒《僮約》里那良好的家教中我們看到了王母的影子;在花蕊夫人那忍無可忍的“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詩句中看到的是一個賢惠女子的恨鐵不成鋼;在饒國華的母親那句“我兒是為抗日犧牲的,你們應該祝賀我!”中我們讀出的是傳統美德融入女性身上后的再爆發……

一部《資陽縣志·人物志》里那連篇累牘的貞女烈婦傳,那些或望門即寡,或入室即喪夫者,以今日道德標準視之,讀來雖難免令人悲憤、窒息,但在那封建道德標準的苑囿之下,她們上侍雙親、下撫幼子,對一個家庭所作出的犧牲與貢獻,在困難面前所展現出來的堅強韌性,又實在令人感慨系之。她們不僅在那特定的年代里成為楷模,放在今日仍令人仰視。在更廣闊的天地里,也許女性只能算半邊天,而在家中,尤其是貧困家庭中,母親往往就是整個世界。是她們,在家中缺糧時,八方告貸為家人弄一頓晚餐;是她們,在孩子缺衣時,為兒女們做一身合身的衣服;是她們,言傳身教、點點滴滴教育兒女做人的道理;是她們,以她們的柔性支撐起家的一片天。

在主攻中國移民史的四川大學孫曉芬教授的著作中,我曾驚喜地讀到她關于資陽縣回龍鄉文氏家族的介紹。在300多年前那場浩大的“湖廣填四川”移民大潮中,這戶人家由一個寡母帶著兩個兒子,跋山涉水輾轉來到回龍鄉巍峰山麓,開基立業,安家落戶。蓽路藍縷,艱辛草創中,靠文母紡線績麻打草鞋賣,白手興家,再開枝散葉,薪火相傳,千秋永續。300多年來,文氏已成資陽名門?;叵氘斈?,文母所忍受的千難萬苦正是古代資陽婦女的代表與縮影。

我在讀中學時,曾經在伍隍場川主寺豬兒市場后面的一間舊瓦房里見過一個90多歲的老祖母,她向我訴說,他的兒子在四川軍閥混戰時被抓了丁,50多年間,她天天盼,夜夜望,哭瞎了雙眼。另一次,是在資陽一家旅館里,遇到一位母親,她說她的兒子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犧牲,我問她有何感想,她說:“國家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話語中,蘊含著一位母親的傷痛,也有對國家的理解。另一個曾經錘擊過我心靈的故事來自雁江區豐裕鎮100歲老人羅素貞,民國時,她的丈夫被地主逼走他鄉,一去不歸,幾十年間,羅大媽日夜盼夫歸,為了表達思夫心情,她用廢布條做千粑被面、千粑坐墊,幾十年間,縫了上千個,縫來做什么,她自己都已經說不出了,這僅僅就是一個寄托!1950年,政府鎮壓惡勢力,把那地主槍斃了,羅素貞站到山頂上,對著北方高喊她丈夫的名字:“共產黨幫你報了仇了,你快回來吧——”但,直至100歲高齡去世,羅素貞都沒能盼回丈夫。這純粹就是一個孟姜女故事的現代版,望夫石故事的真人版,集中展示了資陽人尤其是資陽女性性格的柔性之美。

靈性資陽人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在傳說中的古資陽九宮十八廟,而今大多灰飛煙滅。在封建時代,凡縣城以上一般都有魁星閣或文廟什么的,這是一個地方的文運所系,是讀書人安放靈魂之所。文廟大門外,往往是一堵高高的“萬仞宮墻”橫矗其間,萬仞者,極高也,說明科舉之門高不可攀。資陽的文廟在如今的健康路,而今,唯一的證據是那一堵厚實的“萬仞宮墻”。據說一個地方,一旦出了狀元,這文廟外的宮墻大門即可打開。在1300多年的科舉史中,資陽未能出一個狀元,所以,那堵墻至今仍巋然挺立著。在被人們形象地稱為“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科場中失意,并不能說明資陽古代讀書人才疏學淺、文思愚鈍。相反,一部“資陽史”恰是一部充滿文學靈性之史。

人稱智多星的萇弘主攻天文、歷律,也擅長音律,是一個全才,所以才有孔子與他討論《武樂》《韶樂》的佳話,萇弘是有文字可考的資陽歷史上最早的“文藝范兒”。

秦統一巴蜀之后,古老四川結束了“不與秦塞通人煙”的歷史,文翁入蜀興學,大批蜀人脫穎而出,馳騁中原,蜀學比于齊魯。在人才的交流中,資陽人王褒北出劍門,在中原正統文化舞臺上閃亮登場,成為與揚雄、司馬相如齊名的“蜀中漢賦三大家”之一,在漢大賦勃興的年代,屹立一座高峰,系西漢文壇上藝術成就最為突出的賦家。明狀元楊升庵稱贊其賦:文采秀發,擅長辭賦,談耀一代,“漢皇不賞賢臣頌,只教宮人詠洞蕭”。

自王褒而下,資陽文脈如涓涓細流,不斷往深處下沉。五代時那位以《述國亡詩》名垂千古的花蕊夫人尚有《宮詞》100首,通過曹學佺的《蜀中名勝記》,我們今天得以一睹《宮詞》全貌。此外,王延世、董鈞、杜撫、李石、張方等在為官一方、服務民眾之暇,均有大量詩文存世。在他們的經典作品中無不閃耀著資陽文化人性靈的光輝。

在資陽文學史上,邵子南是一個繞不開的存在。雖然邵子南在少年時代即懷抱文學理想,但真正讓他走上這條道路卻有四次偶然:一是入讀著名的伍隍中學,點燃少年理想之光;二是在成都當學徒時那一次意外的掉票,使得他不得不逃到上海,否則他就有可能按照父親的意志學成回鄉當一名賬房先生;三是在上海遇貴人歐陽山先生;四是去圣地延安。

對邵子南的文學成就輪不到我來評介,只是從著名作家孫梨的《清明隨筆——憶邵子南同志》里,我們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立體的資陽小伙子形象:高聲大嗓,性子急躁;與朋友扎堆相聚,在屋子里走來走去,很少坐下來說話;不管對方愿不愿接受,旁若無人地朗誦自己的詩歌;為人單純得近乎淺??;經常無緣無故地來一句口頭禪“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行為近乎另類,在延安的窯洞口打個光胴胴架起大鐵鍋燉牛腦殼。這就是我們資陽人,我的學長,作家邵子南的形象。一個作家,尤其一個官員作家,如果沒有他性格的特立獨行之處,就不可能有個性鮮明的作品!邵子南之所以能與先賢王褒一并寫進《中國文學史》,占據資陽文學史的一頭一尾,與他天性中的文學性靈分不開。

在《資陽縣志》上唯一記載的狀元是南宋的趙雄。近現代以來,發達的資陽基礎教育則繼續延續著古代科舉的余韻。一部《資陽縣志》收入有教育專家李公度、楊太常、伍鋆、楊潭清、江書祥、藍仁哲、鄧恢章等十余人,他們將資陽現代、當代教育如波浪一般推向一個又一個高峰。無數資陽兒女因之得以走出小山村,走出故土。改革開放40年來,從資陽飛到海內外的學子如蒲公英的種子,飄向四方,落地生根,遍布五湖四海,涌現出以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干勇、何華武,院士付小兵,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蘇澤林等為代表的資陽新一代學人。在他們身上,資陽人的文脈持續延展,資陽文人的性靈更加彰顯。

彰顯資陽文脈的另一支隊伍,是以通俗文化存在的地方戲劇。川劇“資陽河”成為川劇藝術史上一座巍巍豐碑。在那文字只掌握在10%的人手中的漫長歲月里,像川劇這種地方戲劇是向無文化的大眾普及知識的最通俗化的途徑。這,成為川劇“資陽河”興旺繁榮的歷史文化背景。在那全民追星的時代,資陽城隍廟成為川劇的圣地。當時的盛況我們今天只能憑想像來補充。有年輕人問我,怎樣理解川劇“資陽河”,我說,就相當于今天法國的戛納國際電影節,一年一度,全世界的電影拿到這里去曬寶打擂臺,勝利者因此積累名望與資本,為下一輪滾雪球賺取雄厚的本錢。當年,全省的川劇團都以在資陽城隍廟獲獎為榮,這是川劇演職員們“登堂入室”的階梯。

而今,喧囂的鑼鼓已歸于沉寂,曾經熠熠生輝的明星們大都如流星墜落天宇,縣志上存名的僅有蔣俊甫、魏輔周、陳君、李世仁、劉德一、彭登懷等寥寥數人。在川劇落寞的時代,出生于臨江寺的川劇演員劉德一最終以喜劇演員身份現身舞臺,而彭登懷則以傳統川劇中的變臉而意外紅遍海內外。令人感慨的是,老一輩川劇藝人大都文化程度不高,以學徒的方式,從小跟師學藝,習得一身絕活,他們的成就除了汗水,便是天賦與靈性。

而今,資陽文化的靈性被年輕一代進一步發揚光大。作家隊伍中,僑居海外的美女作家嚴優以一部《諸神紀》蜚聲文壇;演藝圈,張歆藝因出演《大河兒女》《風聲傳奇》《解憂公主》等劇而風頭正勁;美術界,深圳大學美術系碩導、油畫家劉文頗有建樹……無論天涯海角,有資陽人在,我們的文脈就不會斷,資陽文化的靈光就必將閃耀蒼穹!(汪古翔)

(未完待續)

版權聲明: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資陽日報》、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但務必標明出處“資陽網”和作者姓名;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如若違反,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轉載要求:轉載之圖片、文件,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


下載‘今日資陽’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全部評論 0條評論
    暫無評論

請先登錄

看新闻淘最热点app咱赚钱快 股票涨跌价格计算方法 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怎么买股票详细步骤 快3江西 秒速时时彩选开奖网cp608 甘肃11遗漏号码查询 如何玩转内蒙古11选五 股票涨跌由谁计算 四川快乐12走势图